碑林优质数码快印定制

2021-07-22 13:41:27 28

碑林优质数码快印定制

西安壹米墨客广告传媒由个体户转为企业,公司成立之初就以“创造客户价值,树立行业品牌”为目标,为客户提供优质的产品和品质的服务。



传统印刷比数字印刷工艺流程复杂。传统印刷工艺流程:原稿经电脑制作、输出分色软片、打样、拼版、晒PS版、上版、四色印刷。前后工序多,如果在这些过程中出现网点丢失或套色不准等问题,就会造成部分或全部返工。而数字印刷工艺流程只需原稿电脑制作和印刷两个工序。操作简便,从设计到印刷一体化,不需要软片和印版,无水墨平衡问题,一人便可完成整个印刷过程。

色彩管理的标准化、流程化对数码印刷企业来讲,不仅能够节省人工和时间,降低由于色彩输出不稳定造成的业务风险,更是具有传统胶印色彩管理水平的标志,这为企业带来更多新商机。拥有色彩管理的标准化流程,意味着企业的色彩品质控制能力已经达到与国际先进印刷技术同步的水平,这也为企业拓展印刷新业务、提升数码印刷的国际竞争力提供了有力的保证。



平版印刷是今常见,广泛应用的印刷方式。图像与非图像在同一平面上,利用水与油墨现相互排斥原理,图文部分接受油墨不接受水份,非图文部分相反。印刷过程采用间接法,先将图像印在橡皮滚筒上,图文由正变反,再将橡皮滚筒上的图文转印到纸上。画册、画刊广告样本,年历等等均可采用此印刷方式。凹版印刷与凸版印刷原理相反。文字与图像凹与版面之下,凹下去的部分携带油墨。

在广大客户的大力支持和全体时代图文人的共同努力下,时代图文快印从成立时的一家店发展到现在的五家直营店。成为专门从事数码输出的大型快印连锁机构,推广“墨客快印连锁”品牌。致力于为客户提供一站式,标准化文件解决方案。公司的主要业务包括:彩色数码印刷、黑白数码印刷、文件装订、招投标书、说明书制作、出图晒图、写真喷绘等。包括消费影像(照片书、纪念册、台历、挂历、装饰画、定制T恤等)、商务印刷(名片、单张、画册、产品目录、菜谱、家谱等)、工业配套物料(防伪溯源二维码标签、RFID智能标签、说明书、数字标签、吊牌和定制包装等)三大类定制化的数字印刷产品,也兼营传统印刷的书刊、商业、包装、标签等印刷。

板面所刻出的字约凸出版面1~2毫米。热水冲洗雕好的板,洗去木屑等,刻板过程就完成了。印刷时,用圆柱形平底刷蘸墨汁,均匀刷于板面上,再小心把纸覆盖在板面上,用刷子轻轻刷纸,纸上便印出文字或图画的正像。将纸从印板上揭起,阴干,印制过程就完成了。随着小批量、可变数据等印刷潮流的不断发展,标签印刷领域的用户需求也在不断升级,数码化、高效化、定制化、多样化日益成为标签印刷业的必然发展趋势。



国内礼品市场规模达98亿,已经成为礼品流行趋势。在礼品上印上自己的照片或者喜欢的图片、图标、文字,摆脱礼品千篇一律的面孔,更能体现礼品的价值和送礼者独具匠心。国内家庭装修市场达数百亿,家庭个性化的装修也正在悄然流行。用户按照自己喜好的家居风格,在装饰画、瓷砖、家具、地板上印制自己喜欢的照片或者图像,用自己喜爱的风格装饰自己的家,营造真正属于自己的个性空间。

碑林优质数码快印定制

墨客快印广告运用网络技术和数码印刷技术,大力推广绿色印刷、按需印刷理念。配合现代服务业的经营模式,为客户解决文件方面的问题,同客户一起成长。

我们不排除有些客户会拿丝网印刷的样品来追色,毕竟丝网印刷是用网版印刷,胶印和数码印刷相比是要厚很多的,色彩饱和度要高出很多。换句话说丝网印刷用的是手动挡调色,凭着印刷师傅的经验调色,不是用四色分色原理来解释的,所以有色差其实是必然的。所以,不一样印刷工艺之间追色是不太可能的事情,只能说是尽量的相似!



数码快印系统工作原理是:操作者将原稿(图文数字信息),或数字媒体的数字信息,或从网络系统上接收的网络数字文件输出到计算机,在计算机上进行创意,修改、编排成为客户满意的数字化信号,经RIP处理,成为相应的单色像素数字信号传至激光控制器,发射出相应的激光束,对印刷滚筒进行扫描。由感光材料制成的印刷滚筒(无印版)经感光后形成可以吸附油墨或墨粉的图文然后转印到纸张等承印物上。

除了能够在各种不同的抗流行材料和标签上提供高度定制的打印作业的简短版本之外,数字打印机还具有操作更简单,工作人员更少的优点。这在人力短缺时期是非常实用的优势。通过将模拟过程(包括制版)转换为全数字过程,可以节省大量的时间和材料成本,并且一个工厂工人可以同时处理多台机器和多项工作,从而极大地优化了劳动力。

碑林优质数码快印定制

碑林优质数码快印定制


许多图书印刷、纸张提供商在接受采访时指出,由于数字时代消费者阅读习惯与倾向的变化,图书制造业者不得不变更原有的思维方式,更好地适应现如今的出版市场。数字出版这一如此强烈的热点已经改变了传统的订单处理、产品制造、库存管理等一系列制造流程。印刷周转时间是否够短、印刷质量是否合格逐渐被排到了重要位置,而另外一个越来越重要的考虑因素,便是印刷物的格式是否易于数字化。这些要求使得数码印刷逐渐成为出版商及印刷制造商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