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数码快印定做

2020-08-21 16:41:22 141

西安数码快印定做

现在的西安快印市场,行业竞赛非常惨烈,面临无赢利恶性竞赛带来的低赢利窘境;面临不断倍增的市场需求,而自己却因为技能严峻落后无法分享蛋糕——西安图文快印店将何去何从?

各个大城市打字复印市场非常紊乱,受到业界恶性竞赛冲击,复印价格一路走跌,关于大多数的文印店来说,运营进入了寸步难行的境地。而大部分西安快印店因为制造工艺的落后,市场占有率也在急剧萎缩。

那些因为跟进价格战而长期亏本的快印店,在实际运营过程中根本无法完成低成本制造,还要长期支付昂贵的设备修理费用,导致费用难以降低。



早发现图文快印店“业务通道”价值的应该是圈内俗称的“盘商”。他们的主要作业模式是:在一定区域内聚合图文快印店的印刷订单,分类规整后交给合作印刷厂生产,从中赚取差价。合版印刷的崛起给盘商带来了机遇,也形成了挑战。由于合版印刷对零散订单的需求是海量的,因此在起步初期,很多合版厂都需要依靠盘商来聚合订单。

可能的原因有三点:一是印刷品的电商渗透率很低。有老板曾说过,一年在淘宝上流动的印刷业务大概有60多亿元。七七八八的平台加起来,往多了说,假如有100亿元,在整个印刷市场的占比也不到1%;二是在线业务的总量本来就不大,还有众多的电商、盘商、印刷厂在低价搏杀,订单获取的成本居高难下;三是在目前主流的印刷电商中,除了世纪开元等少数几家,大部分在线获取流量的能力都不算出色。



目前看来,盘商的处境微妙。因为盘商本来就是图文快印店与合版厂的“中间商”。现在,人家要跳过中介直接“牵手”了,既不掌握订单,又没有生产、成本优势的盘商,难免会两面尴尬。当然了,对少数人脉深广、积淀深厚的盘商来说,又是另外一番天地。时下优势为明显的应该是合版厂。一方面,与还在跑马圈地、赔钱赚吆喝的印刷电商相比,合版厂已经形成了稳定、可预期的盈利模式;另一方面,合版厂高效生产带来的成本优势为盘商、电商所不及。

我们的高速彩色数码印刷系统和复印系统,可为客户提供解像度清昕,速度快捷、输出精美高质量的数码打印及商务印刷制品,其中包括:标书、说明书、小册子、操作手册、产品介绍、商务信函、名片、信封、信纸、请柬、个性台挂历、个性画册。并提供集数码彩色黑白打印、彩色黑白复印、分页、普通装订、精细装订、定制装订等功能于一身的优质服务,保证及时交货。

墨客快印广告明白在在快印业务中,色彩是常见的问题。也是直接影响到图文快印实物实际成效的关键性因素。在生产过程中,除了设备、纸张、油墨等因素,我们知道员工的技能也是直接影响成品的关键性因素。因此墨客快印广告非常注重员工的技能培训,让他们能够更熟练的操作设备完成印刷工作,让他们对色彩有一个感知度,也能进行色差的调整。

目前图文快印行业的局面可以用散乱二字来形容。无论是大型连锁店还是私人店,其实都只是一个个分立个体,就好比拔河,如果各自朝各自方向发力,没有统一性,筋疲力尽后,也只会落得被拖着走,无可奈何的散乱局面。首先,地段。传统的图文快印行业彼此信息交流不通畅,酒香不怕巷子深的理论并不适用。处于繁华写字楼中心地带的图文店比偏居一隅的肯定发展得更好。



印刷电商也并非没有后来居上的可能。相对而言,合版厂对互联网工具的使用更为简单、粗暴,只要能够快速接单,无论是淘宝、京东、QQ、微信,各种大小平台通吃,自有网站或客户端大多实用有余,可拓展性不足。印刷电商的IT能力一般都要高出一筹,能够根据图文快印店的需求快速进行更新、迭代。而且,与更加追求标准化和生产效率的合版厂相比,大多数印刷电商的产品更为多元,与图文快印店的契合度更高。

西安数码快印定做

墨客快印广告秉承客户至上的原则,在实施图文快印业务之前,和客户进行有效的沟通。尽可能的把客户的想法与创意呈现在实物上。对墨客快印广告快印而言,产品的质量与客户的期望值和形象有直接关系。因此会在开展业务之前,会与客户深入沟通,捕捉到更多有用的信息。尽可能的把客户的需求体现在在印刷上面,真正的个性化定制服务于每一个客户,尽可能使得印刷的实物,更加贴合客户的需求。

墨客快印广告卓越的数码印刷效果可轻松、高效地印刷任何应用,全面涵盖画册、菜谱、特种纸质印制、会议资料、作品文集、标书、名片、台卡、台历、印刷打样,力求做到专业,尽善尽美,用优质的服务,在短时间内满足客户所需。让每一个客户的意图和想法,都通过自己的专业快印方式给予展现出来,让客户希望而来,满意而归。

西安数码快印定做


相比于在“互联网+印刷”道路上齐头并进,百花争鸣的火热局面,传统的图文快印门店就显得过于“根深蒂固”了。一直以来,极度依赖地域属性的图文快印店难以打破传统“门店+周边”经营模式,尽管经历了数次互联网大潮的冲击;尽管随着政策绿色文印,无纸化办公的提出;尽管产品线在不断缩减;尽管利润在不断减少。固化且偏向保守的经营方式,使得许多图文店经过“价格战”后也嗅到了不改变就面临死亡的危机。